历史

107 当狗也要认准主人(1 / 3)

“马尔西想利用赵九州搞我?”

“赵九州是马尔西的人?”

“马尔西家里,也有长得胸大屁股大的漂亮孙女???”

怀疑的力量,向来是无声而又迅猛的。

疑心一旦出现,便难以遏制。

徐毅光连续三天被搞两次,如果说第一次被威胁拧断脖子或者拧掉脑袋是巧合和意外,那第二次又听到同样的威胁,能不能算是威胁者的某种心声?存在于韩克用和周明诚之间的猜想,很快同样的,通过徐毅光这种倒霉蛋当事人,又传到了新任代盟主徐泰来的耳中。

徐泰来得知后,整个人的状态当场就不对了,生怕马尔西真的一口气咽不下,指使赵九州这个生瓜蛋子,搞出什么大逆不道的案子来。比方说暗杀代盟主之类的。至少在徐泰来眼中,像赵九州这样的“猎魔师莽夫”,是绝对能干得出这样的事情的。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拥有无限的暴力,却没有经受过学术院的教育,脑子里充满肌肉,目中无人,又志得意满,很容易就会被眼前的成就遮住双眼,膨胀到以为他做什么都没关系。

而且更可怕的是,如果他真的犯下什么案子,以白银盟目前的力量,或许还真的哪怕没什么太多的办法。而且的而且,如果他这个代盟主牺牲了,那生命可没第二次啊!万一白银盟上层和赵九州之间妥协绥靖起来,到时候岂不是连个给他喊冤的人都没有……

徐泰来越想越卧槽,突然扭头就问江思齐:“我出访西北六盟的行程,你跟戍卫堂说了吗?”

“说了。”江思齐也不知道徐泰来接完徐毅光的电话后,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紧张,但他也不关心,只是公事公办地回答,“您让赵九州贴身保护的事情,也联系下去了。”

徐泰来闻言,脸色一瞬间刷的一下就白了。

还贴身保护?

他搞不好要贴身弄死我啊!

……

“我去贴身保护他?”

列车的餐车里,赵九州听到魏以待的传话,不由得有点抵触。他和徐家的关系现在很微妙,前几天他还没发达那会儿,徐家摆明了是在威胁他,不管是徐震还是徐骁,都是拿他当狗来培养的态度。甚至让安安陪在他身边,也都明显存着不可告人的目的。安安耳朵后面的那个印记,要不是球球有吸收灵力的技能,或许要纠缠她一辈子。

赵九州可是到现在一直记得,安安被折磨得差点要高空跳车自杀,也记得他和徐家之间,还有一笔那个名叫文叔的中年人的血债。他还敲诈过徐震,打穿过徐震一只脚。桩桩件件,他和徐家之间,到现在已然只剩权钱交易的关系,却谈不上任何意义上的交情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新上任的、甚至都还没正式卸下盟下玄武堂堂主职务的临时盟主,这个几乎全世界都应该知道,他就是东南州徐家代言人的家伙,居然让自己去给他做跟班?

怎么的,当了盟主,就觉得自己是个人了?

“也不能说是保镖。”远不如赵九州眼下这般,能站在白银盟运行逻辑最根源处考虑问题的魏以待,这时见赵九州好像有点不满,只能以他的身份,小心地解释并劝说,“是陪同盟主随行人员。赵部长,这对盟下各堂各部来说,是荣誉啊。白银盟盟主,已经几十年没出访过外盟了,连去朱雀盟、金狮盟和白鹰盟,都是玄武堂堂主为代表过去……”

朱雀盟、金狮盟和白鹰盟,就是白银奖礼盟被封锁上百年,全世界仅剩的三个还和白银盟有外交关系的小盟。朱雀盟在南州以南,和白银盟接壤。白鹰盟在社稷州东北位置,陆上接壤一部分,隔着白银盟的东海州大洋,也遥遥相望。金狮盟则位于黄金盟大陆以南。除了这三个小盟,世界上再没有其他小盟愿意接受白银盟的正式官方访问。

这些年白银盟的外交工作,基本都是以玄武堂的名义展开,但说白了,其实就是徐家打着玄武堂的名义,带着花家、聂家等等家族,满世界做买卖而已。

盟与盟之间水火不容,但“民间”往来却打得火热。

这就是白银盟对外关心,眼下的真实现状。

当然这些事情,赵九州有的知道,有的还并不是很清楚,不过早晚也会知道。但仅就现在的情况来说,赵九州压根儿也不在乎这些,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?

没有。

他终归只在乎一件事,“我陪他去一趟,能升职吗?”

“呃,那路上只要顺利,积功是肯定的……”魏以待有心无力地勉强哄着眼前的祖宗。

赵九州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直接道:“积功算什么?那得积多少功才能升职啊?不能升职的积功,那叫积功吗?”

“赵部长,这种事,您问我,我也不好说啊……”

魏以待内心好特么不想和赵九州继续对话下去,压根儿都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幸好就在这时,突然间一个电话,又打进了赵九州的手机。赵九州接起来,手机那头,传出徐骁低沉的嗓子:“赵部长,抱歉,又打扰了。你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

“方便啊。”赵九州直接打开了免提,把手机声音放到了最大。

徐骁显然不可能料到赵九州会干出这种事来,缓缓说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连着两天,对徐毅光发出警告,但是如果可以的话,我能不能向你要一个保证?”

餐车里的人,互相之间面面相觑,表情相当惊讶,完全猜不出究竟是谁,居然能用这样的口气和赵九州说话,罗北空小声问潘安达:“是盟主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潘安达摇摇头,“反正肯定是大佬……”

韩明明和魏以待一对眼,魏以待摇摇头,示意不要吭声。

赵九州抓着坐在桌对面安安的手,轻轻揉着,淡淡问道:“什么保证?”

徐骁道:“你要的东西,我尽可能帮你搞到手,但是你要遵循我们之前的约定。如果可以的话,趁早离开社稷州。我知道你想尽快升官,这个我也可以尽力帮你安排,但白银盟现在的局面很复杂,我实在是不希望看到,因为你这个变量,导致白银盟时局又产生不可预计的混乱。盟堂出了事,全盟八亿老百姓的日子都不会好过。

想来你也是读过书的,应该知道,把水搅浑的后果,最终还是要所有的老百姓来承担。你也不想看到,白银盟在刚刚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后,又因为你的原因,再次出问题吧?你是白银盟的英雄,我也希望你能一直以英雄的形象,站在白银盟八亿老百姓的身后,而不是蹦蹦跳跳地,跑到台前,变成一个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角色。”

“小丑?”赵九州一笑。

“这不重要。”徐骁没正面回答,但显然也是默认了,“关键是,我们现在需要稳定。而你留在社稷州,只会让本来已经趋于稳定的局面,变得不那么稳定。”

赵九州微微皱起了眉头:“徐泰来刚刚让我给他当保镖,保护他出访西北六盟。”

“是吗?”徐骁沉默了两秒,“那你会保护他吗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百炼飞升录 灵界之下界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九龙剑尊 大秦纪 至尊剑帝 洪荒:开局通天偷看我日记,自废圣位 遇到诡异,我的器官觉醒了 风云逆之帝妃倾天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